李逸逝世35週年紀念輯 | Record Street 

李逸逝世35週年紀念輯

//207/24/15

Posted by



錄音時變另一個人

譚桂蓮與李逸隸屬同一間公司──麗風唱片,雖然彼此的工作性質、環境皆不同,但這亦是一種緣分。

自1965年起在麗風唱片公司工作近50年的譚桂蓮,對曾為“同事”的李逸有贊無彈!

人稱“Ms Tham”的譚桂蓮,早期雖不是隸屬企宣部,但常有機會接觸到當年大馬首席歌星的李逸。她回憶當年李逸每次回到公司,都會主動跟所有同事打招呼,態度非常親切,絲毫沒有巨星架子。

“他還會買一些手信或紀念品送給大家,也會買一些零食請大家吃,像酸梅、糖果等。他當時去東馬登台,就買了一套砂拉越的木叉和湯匙送給我。”

另外,對歌唱事業極為重視的李逸,也喜愛向同事詢求意見,會問大家對他的專輯或歌曲的看法,也會很關心專輯的銷售,“他是一位很專業的歌手。”

她還爆說李逸錄音時也愛帶大包小包的零食進錄音室享用,“李逸在錄音室還有一個小習慣,當他飆高音唱不起時,他只要按著自己手掌的虎口就能飆上去,而且唱得很有感情!”

錄音愛吃零食

她表示,李逸這邊廂可以很輕鬆的跟大家嘻嘻哈哈聊天玩樂,那邊廂進入錄音室,就彷彿變了另一個人,很認真、用情至深的演唱每一首歌曲。

“他喜歡為歌曲加入一些旁白,像他演唱的《外婆的澎湖灣》版本就與潘安邦的略不同,他自己就有加口白,他說旁白的語氣的確很迷人。”

李逸的專輯從黑膠唱片走進卡帶,離世后麗風也把他的專輯轉印成CD。譚桂蓮透露有數張李逸當年的黑膠唱片被炒至過百令吉,亦有粉絲竭盡所能搜尋收藏李逸的全套黑膠唱片。

李逸1980年7月27日意外離世后,麗風唱片接獲來自全馬各地唱片行源源不絕的訂單,生產專輯的工廠雖然已經24小時趕工加印,市場上仍供不應求。

有些小地方的唱片行老板親自來到吉隆坡麗風公司取貨,甚至有人還直接去到工廠外排隊,根本等不及唱片公司的貨車運過去!

鄭桂花:對歌迷如朋友

1. 如何認識李逸?

我是在1973年聽了《長恨歌》就認識李逸。我當時應該是16歲吧!過后我就有寫信給他,開始“書信往來”。

2. 欣賞李逸什麼?

我欣賞李逸的真,他都把歌迷當成朋友。

3. 有接觸過李逸嗎?

每次見到李逸多數是在巡迴演唱,沒什么機會接觸交談,都是匆匆忙忙。我真正接觸到他是在1980年,他約我吃飯,使我受寵苦驚!這是令我最難忘的一天。

他對歌迷就如朋友一樣。婷婷時常會說我很幸運,她說李逸第一次請歌迷吃飯就約了我,連她也不知道呢!哈哈!婷姐別吃醋啦!唯一遺憾是當天沒與李逸拍到照片。

4. 追星過程有什麼趣事?

第1次追星是75年,在怡保,那是我第1次見偶像,很緊張,花了不少錢,偷偷瞞著父母去的,很慚愧……

譚國明:遺憾見不到偶像

1. 如何認識李逸?

李逸早期在新聯出版的《16首成名曲》專輯,讓我開始認識李逸,然后聽李逸的歌、唱李逸的歌。不過當時我在唸中學,還沒有能力買卡帶,都是向鄰居借來聽。《不如歸去》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我還用這首歌來學李逸的抖音。

2. 欣賞李逸什麼?

喜歡他的歌聲──剛中帶柔,咬詞清晰嘹亮,他的歌真的百聽不厭。當然還有他那副英俊的臉孔。他唱歌越唱越好,越聽越動聽,尤其是他最后一張專輯《三年》,當時我還以為李逸是原唱,后來才知道李逸是翻唱,因為他演繹這首《三年》實在是太好了!

3. 有接觸過李逸嗎?

1978或1979年的時候,《麗風歌聲處處聞》巡迴演唱在和豐的大會堂舉辦,可惜我還在唸書,沒有多余零用錢買票進場看他表演,唯有和一班朋友騎著腳踏車去到大會堂外面等,看可不可以目睹偶像李逸一面,但在場外等了很久還是見不到李逸,最后還是失望而歸!這是我唯一遺憾的事。

 

 

刻骨銘心的記憶

謝木主動寫信鼓勵他

70年代在電器店任市場行銷的謝木亦是一名業余撰稿員,他發現李逸在《長恨歌》歌劇中表現得非常精湛,于是主動寫了一封信鼓勵他,自此2人便常有書信來往。

由于李逸都會把近況寫在信中,謝木理所當然便擁有李逸的“第一手消息”,因此他當時在各報章撰寫的專欄都是以李逸為主,甚至予人“謝木只是寫李逸”的既定印象!

“我們第1次正式碰面是李逸去檳城登台的時候,我們一直以來都直接稱呼彼此的真名──我是叫他阿標(李逸真名為李金標)的!”

雖然李逸貴為巨星,但他對待朋友十分真誠,“他有時候到檳城表演,會在中午時候特地到我工作的電器店找我一起吃飯;表演結束后也不跟大隊去消夜,反而會跟我去喝茶聊天。”

現身婚禮轟動

謝木1977年結婚時,李逸偕同女友婷婷北上出席他的婚宴,“他當時很紅嘛,一出現在我的婚禮馬上引起轟動,他還送了我們一個大紅包啊!”

他說,李逸對朋友很友愛、很關心朋友,“像他知道外界有流言,他擔心會影響我,也常勸我不要只是寫他,也可以寫寫其他人。”

李逸的專業態度更備受朋友贊賞,謝木說:“他從不顧形象演出,在鄧麗君反串演唐伯虎的《唐伯虎點秋香》歌劇,他就化了一個醜妝,扮演一個傻子的小角色。不過他的滑稽台詞和出色的演技十分搶鏡,除了引起台下觀眾哈哈大笑,也讓人對這個角色留下深刻印象。”

他還爆說李逸不只演出認真,連綵排也非一般認真,像演跪地就毫不遷就就直接大力跪下,往往表演完畢后雙膝都有瘀青。“有一次演歌劇時,他還因太大力敲到頭,結果直接暈倒在台上,觀眾還以為是劇情,直至工作人員把他抬回后台幫忙扇風,他才甦醒過來。”

自我要求很高

李逸自我要求很高,對自己的作品更要求很嚴謹,容不下一點兒瑕疵,尤其是對咬詞發音方面要很清晰,可以為了一首歌詞的兩個字,重複錄音2、3個小時!

雖然李逸已經離開我們35年,可是謝木從未夢見過這位故友,他頗為感慨的說:“不過還是會時常想起他……有些記憶仍然刻骨銘心,盡管幾十年已經過去,可是有些事情,像我們一起出游、他來找我等等,彷彿都是昨日才發生!”

黃鳳鳳夢中的他還是白馬王子

“麗風公主”黃鳳鳳眼中的李逸,就是公司很受寵的大哥哥,她接觸李逸比較多的時間都是在巡迴演出期間,“我們錄音都是各別進行,私底下很少來往,除非是他剛巧回公司找老板,碰上我在錄音就會來探班。”

他們只有上台前一刻才在后台聚一起,但那時候大家要專注各自的演唱,也就很少開口聊天;在這位晚輩印象中,李逸在后台都是很肅靜的在一旁培養情緒。

“可是他一上台就會展現大將之風,他最喜歡穿白色衣服,所以他留給觀眾都是白馬王子的形象!”

李逸與擔任伴奏的“白天鵝大樂隊”相輔相成,但他若覺得自己的表演不達標,整晚會很沮喪,吃消夜時就會很安靜,“如果他那天feeling很好,他那晚吃消夜會瘋掉!

台下的他很孩子氣

黃鳳鳳直言,那個時候的李逸最可愛,“我很喜歡看見台下的那個他──很孩子氣。我很喜歡聽見他很孩子氣的笑聲,偶爾還會扮一些很滑稽的表情,也會故意提高聲調、做出很無厘頭的語氣,完全跟他舞台上是100巴仙不同的樣貌。”

“我從他身上學到要很敬業、很專注,敬業樂業的精神亦是受他影響。”

歌劇《雲兒雲兒》是黃鳳鳳與李逸第1次合作,貴為巨星前輩的李逸對后輩極為照顧,不只沒讓黃鳳鳳覺得壓力,反而有他在會很安心,“他從來不會給我壓力,還會用讓人舒服的語氣說‘自然點、無所謂、都是這樣的、慢慢來吧’,對我們真的很好!”

暈倒蘇醒立刻上台

李逸在舞台上趣事不少,在舞台后也曾發生狀況。黃鳳鳳說有一回在檳城登台,李逸可能不太舒服,在后台突然暈倒,結果陪女兒跑團的黃媽媽趕緊把帶在身邊的雲南白藥救心丸給他服食,他醒過來就立刻上台,非常敬業!

“他有時會買一些糖果請我們吃,也因為有他在,有很多人會要請他吃一些特別的食物,讓我們吃消夜時沾到他的光而有口福、有收穫!”

他們的巡迴團一般維持一個月,最短也要二三個星期,跑遍全馬大城小鎮,“我們都是以陸路交通為主,一團人分別搭剩3、4部車子,他通常是跟組團的陳飄逸老師同車,我就跟媽媽與邱清雲大哥同一部車子。”

曾經夢過他幾次

黃鳳鳳與李逸于1979年最后一次跑巡迴時,不曉得為何,李逸被安排與黃鳳鳳母女同車,那趟車程中師兄妹倆聊了很多,“我覺得那是最、最、最溫馨的一刻,因為我們有很貼心的談話。”

不過,李逸當時談話的口音和心態,並不像她平日熟悉的李逸大哥,“他說很羨慕我有宗教信仰,他說他太遲了!我當時也跟我媽媽說李逸大哥很奇怪。他那天好像有點很沮喪,可能當時出現很多競爭,他有壓力吧!他有點消極……像是跟我們道別似的。”

李逸離世后,黃鳳鳳曾經夢過他幾次,夢裡的他都是在台上演唱,或者是要出場的快樂模樣,鳳鳳姐笑說夢中的他還是白馬王子,跟她有著很開心的講話。

姚乙模仿李逸成名

憑著酷似一代巨星李逸的歌聲和唱腔,姚乙在李逸去世后的隔年出道,推出的首張專輯《懷念巨星之歌》,收錄了六七首原為李逸量身訂作的歌曲,令其處女唱片銷售量猶如狂風掃落葉,創下10萬張的佳績,也讓姚乙被冠上“神奇歌手”的美譽。

姚乙與李逸的緣分,起源自一位小學同學推薦他聽李逸的《等你告訴我》,當時年紀小小的姚乙深深被其歌聲迷倒。“因為我們家裡沒有他的專輯,也沒有唱機,只有偶爾去朋友家裡選他的專輯來聽。”

姚乙只收藏李逸的3張專輯,包括《醉歌》、《天倫歌》及《三年》。姚乙唯一一次有幸親睹李逸的舞台風采,是他十六七歲時,跟隨打工的老板去到距離家鄉45分鐘車程的芙蓉,觀賞李逸的巡迴團演出。

他猶記得當時李逸發行《醉歌》專輯,“他出場是帶著微微笑容,氣勢跟一般歌星很不一樣,會馬上吸引住現場每一個人的眼光,連我們這些很喜歡聽他歌的男生也覺得他很帥啊!”

他稱讚李逸舞台魅力俱全,故他們往后也會刻意模仿李逸出場的步伐,“我是被李逸的唱腔吸引,他的唱腔很特別,他會唱得很用心,無論是感情、咬字、聲線,都讓人很陶醉。”

至于會模仿李逸,是因為有朋友說他的聲線很有李逸的味道,讓他開始每天研究和練唱李逸的歌,其后以李逸的歌曲參賽就讓他成功得獎,自此參加歌唱比賽更必定選唱李逸的歌,“我每天工作回來,都會花幾個小時練唱他的歌!”

至今出道34年,雖然已經逐漸奠定個人的風格,但是只要演唱李逸的歌曲,姚乙就自動會唱出其味道,“這些年幾乎每一場演出都會唱李逸的歌,就算我不唱也有歌迷會點唱。我覺得唱他的歌曲蠻舒服,我也適合演繹他的歌,因為我本來就是這個路線的嘛!”

模仿李逸有讚彈

被贊聲線和唱腔模仿得像李逸,但姚乙也難逃被小撮歌迷批評,指摘他欠個人風格,只活在李逸的影子下。對于這些抨擊,他反倒很豁達,“理不到這么多,我們只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別人怎么講也不在乎啦,反正不能聽完全部人的意見。”

他解說當年唱片公司的製作概念就是希望他盡量模仿李逸,他只能盡力配合要求,“這不是很多人可以做到的事,也有很多歌迷是因此認識我。”,並滿懷感恩的續說:“所以我是很感激李逸,因為他的關係,我才在歌壇奠定一個地位,還獲得歌迷的支持。”

佩服求進步精神

姚乙直言在70年代,像李逸唱得好,歌劇也演得出色的藝人寥寥無幾,李逸能夠走紅自然有他的吸引力,但李逸的歌唱事業也並非一直順景,他克服困境求進步的精神是姚乙佩服的。

“聽張少林說李逸也有失意的時候,因為有幾張唱片銷量沒有太好,他心情也很沮喪,聽說《日落日升》就好像賣不到1萬張,原因是專輯都是全新的創作歌曲,歌迷不太熟悉吧!”

姚乙贊李逸在歌唱方面的精神非常值得學習,“他的進步空間很快,這可以從他上下兩張專輯的表現就洞悉,所以他是很用心去揣摩歌曲。我也很佩服他把本地創作唱紅,這是他的成功!”

姚秋風冒雨無牌駕駛追星

因弟弟推荐李逸的《愛的路上我和你》,當年只16歲的姚秋風自此就瘋狂愛上李逸的歌曲,經常邊聽黑膠唱片邊學習,后來玩樂團的朋友邀他試唱,他也選唱李逸的《綠島小夜曲》,讓朋友驚嘆他的唱腔極似李逸!

對于朋友們的讚美,他謙虛說:“這讓我還有點安慰啦!”,但他直言李逸有一些歌曲很難掌握,自己也只模彷到8成而已,“像李逸演唱的《夜行列車》音域很高,我必須要降一個音才能唱得上去。”

姚秋風稱李逸是很好的歌手,“一些很有感情的歌曲,像很哀怨的曲子,由李逸唱出特別讓人很感動,唱歌的技巧也很好。”

至于他模仿李逸最神似的是演繹《初戀詩》,並笑說參加歌唱比賽時,因這首歌曲難度高,殺傷力也很強勁,曾多次在比賽決賽無緣抽中此曲,讓他飲恨許久!

所以他在2001年的比賽初賽就馬上選唱《初戀詩》,評審之一的李俊雄還一度誤以為是在播沒有切換李逸歌聲的VCD!

他形容,李逸對他而言是一位與眾不同的巨星,曾試過冒雨無牌騎摩哆,從汝來到芙蓉觀賞“麗風巡迴團”,“李逸當時清唱一段《故鄉之歌》,唱得實在太好!”

他說,李逸出場馬上吸引全場每一個觀眾站立起來,掌聲更從不曾停止,“他還是當晚唯一有收到花的歌手。”讓坐在台下當觀眾的姚秋風非常羨慕!

如今也是唱片歌手的姚秋風笑說:“我當然想以他為目標,可是這並不容易,能夠學習到像他這樣已經很好。”

 

 

一起跑團成為死党

報導:覃小萍

人走,茶未涼。

李逸已經離開我們35載,可是他的好友們至今提起李逸,仍有人會熱淚盈眶、感慨萬千、深深懷念。

李逸28年短暫卻璀璨的生命,在朋友們的記憶中留下極美好的印象。

他最愛吃羊角豆煎蛋

對于與李逸的感情,鄭錦昌直接形容:“我們是死黨”。他們與李逸結拜姐姐謝玲玲經常形影不離,他亦自喻他們仨為“鐵三角”。

鄭錦昌與李逸相識相交的過程,緣始于昌哥從香港回到大馬,在當時“吉隆坡大歌廳”駐唱,對同場演出的后輩李逸頗為欣賞,2人逐漸變成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后來因常一起參加“麗風歌舞團”,加上一次跑團就要長達3、4個星期,自然培養出更深厚的感情。

昌哥如斯形容這位故友:“李逸很注重感情,他是很豪放、很癲的人!他是會願意粉身碎骨去幫助朋友的人!”

憶起故友的點點滴滴,昌哥雖覺心酸,但也笑爆:“李逸最愛吃羊角豆煎蛋!真正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每次去祭拜他都會準備這道菜。其實他為人很無所謂──不管是衣食住行都沒有特別要求。”

至于他印象中的李逸最喜愛的裝扮就是長袖衣和夾克,“他很瘦,所以不愛穿T-恤。”

他們曾經結伴到波德申游玩,熱愛攝影的昌哥曾替李逸拍過一張裸露上半身的“裸照”,但為表對故友的尊重,他不打算將照片公諸于世。

他們一班好友平日的最大消遣就是打衛生麻將。

鄭錦昌親手為李逸整理遺容

當不成李思佳干爹

鄭錦昌認識了婷婷三四年后才結識李逸,他亦一直視婷婷如小妹,婷婷在一齣歌劇中扮演“阿帶姐”角色,李逸就常以“阿昌哥”和“阿帶姐”的外號嘲弄他們。

李逸遇車禍前一晚(26日),昌哥與謝玲玲在他們的新居追看錄影帶,隔天早上就接獲李逸被爬山虎摩哆撞傷入院的噩訊。

憶起當時的情形,昌哥感嘆說:“身懷六甲的婷婷一整晚沒睡在家等他……”昌哥和婷婷趕到醫院才知道李逸傷勢嚴重,李逸當天傍晚就不辭而別了。

李逸的身后事,由昌哥、謝玲玲南虹等好友協助處理,昌哥更毫無避忌,親手替李逸化妝整理遺容,“我用海棉替他打粉並不算什么啊!有一位男歌迷看見李逸嘴巴噴出白泡,還憐惜的直接用手幫他抹去!”

李逸意外猝逝,已懷孕6個月的婷婷頓時茫然失措,李逸生前好友當時最放心不下婷婷。婷婷生產后,昌哥也幫忙推荐登台表演的工作予她。

昌哥說,李逸當初獲知婷婷懷孕的喜訊后,開心得不斷又跳又叫,“我們當時還在排著戲,他很興奮說‘我要做爸爸了!’,還說要把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過契給我!”

不過因昌哥一直是孤家寡人,李逸去世后婷婷家人認為不適宜而反對,所以他最后也沒有跟思佳正式上契。昌哥坦言對這些繁文縟節並不執著,倒是婷婷似乎有所介懷,一直以來都要思佳稱呼他為“契爺”,但李思佳成長后,已鮮少跟父親生前親友來往。

“她大概一二歲時曾來吉隆坡探望我,我還帶她們上去雲頂玩。她牙牙學語的時候,我帶了一堆李逸去世的紀念刊過去新加坡,她還會指著刊物上的李逸照片,喊說‘爸爸’。”

長恨歌》噴假牙

李逸在舞台上曾鬧過很多笑話,昌哥說貴為巨星的李逸,絲毫不介意在台上“扮鬼扮馬”,“我聽說在演《長恨歌》時,他戴著兩個假門牙,在飆唱最悲慘的最后兩句歌時,假門牙竟然噴到台前,台下的觀眾已經哄堂大笑,他卻像沒事似的拾起假牙戴上,繼續很專業的把歌唱完!”

由于李逸是福建人,他的廣東話不流利,唯一讓他特愛的粵語歌就是《願君心記取》,因為他覺得歌詞很優美,昌哥笑說:“不過他唱出來還是有濃濃的福建音。”

 

李逸逝世35週年紀念輯

唱紅本地創作 帶動原創

報導:覃小萍

李逸曾經唱紅許多本地創作歌曲,被喻為70年代帶動本土創作歌曲的佼佼者;其中《等我那一天》和《唱首情歌給誰聽》,不只成為李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促使本地創作開始廣受海內外歌迷/歌手矚目!李逸可謂是把本地創作歌曲推向另一個新時代的推手!

李逸、李俊雄和丁冬的“鐵三角”組合,緣起于1974年李逸的第4張唱片,該唱片主題曲《等我那一天》便是由李俊雄作曲、丁冬填詞。

對“鐵三角”組合帶動了本地創作,李俊雄和丁冬謙虛表示他們3個人巧合在同一個時間遇上,本地創作在當時其實已定型,他們的作品在市場需求的情況下,就被收納在李逸的專輯。丁冬表示早期的本地創作不成氣候,“我們當時便有一個方向,就是要打響本地創作的品牌,所以自然而然就有鐵三角的出現,並不是刻意的湊合。”

李俊雄稱除了他與丁冬之外,70年代的本地音樂人尚有田鳴家飛等人,“歌迷們喜歡我們的歌曲,我們的創作受到歡迎,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肯定。”丁冬說李逸很重視他們譜寫的歌曲,“他拿到新歌的興奮感並不遜于我們。”

除了李逸,丁冬也經常鼓勵麗風唱片旗下的歌手演唱本地創作,“像黃曉君黃鳳鳳邱清雲等人都有在唱本地創作,我會鼓勵他們唱創作歌曲,希望他們唱出屬于自己的代表作品。”

被海外歌手選唱

除此之外,本地創作當時也廣泛被海外歌手尤雅恬妞等人選唱,像鄧麗君的《心中喜歡就說愛》、《心中喜歡就說愛》,都是出自李俊雄或丁冬的手筆。

丁冬說,本地歌迷基本上非常接受李逸演唱本地創作,他與黃鳳鳳等人合作的歌劇專輯《雲兒雲兒》,就是丁冬和李俊雄打造的純本地作品,從故事至歌曲都是他們完成!

把李逸心事寫進歌詞

丁冬表示他們仨是知心朋友,台前幕后、為公為私都經常聚在一起,“譬如我們下午錄音,中午時就會先去吃午餐,大家聊聊天也放鬆一下心情。”

他坦言,撰寫的歌曲確實有很多是為李逸量身訂做,“他有心事會跟我講,我也會把要跟他講的話寫進字里行間。他也是知道的,還笑問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講我啊?!”

他說《日落日升》就是他特地為李逸寫的歌曲,“我了解他的情形,所以寫的歌詞會跟隨著他的心境。”他還表示他會用李逸的語言寫歌,尤其是歌詞的句子構造亦受到李逸影響,像《等我那一天》裡的一句“他是否依然愛我”,就是最佳例子。

“我們在公在私都有一點互相依靠,他會深夜打電話跟我聊心事;我們亦互相欣賞,他有時在舞台上的講話,也會叫我幫他打腹稿。”

李俊雄笑說他與李逸當時都年輕氣盛,加上初期大家不解彼此,又沒有太多經驗,在工作上常會因意見分歧吵架,但他們都只對事不對人,工作結束又嘻嘻哈哈聚在一塊。

“我會創作一些比較新穎曲風的歌曲像《我有一個謎》給李逸唱,這些新歌與他習慣演唱的歌曲風格不同,自然會有一定難度,當他達不到要求,我們就要重複再重複,所以我們就有意見不同的時候。”

錄音時怪癖多

但他贊李逸工作很盡責、很用心,對自己的作品非常有要求,進錄音室之前都會預先做好準備。丁冬也透露,李逸很多歌曲都是一氣呵成,像《唱首情歌給誰聽》大概錄了1、2次就完成!

至于李逸在錄音室的怪癖,丁冬說當他無法投入情緒時,就會有很多小動作,“錄音室的門要關、燈一盞一盞的關,甚至在錄《夢境》時,還把所有燈關掉,在一片黑漆漆下錄音!”

他也爆說李逸也會因達不到自己要求而鬧情緒,“他人很好,很少會跟別人吵架,當他自己氣自己的時候,就會躲進洗手間。”

⊙銷售量最亮眼的專輯:《三年

張少林保守估計,《三年》在李逸意外逝世后,應該創下超過7萬張的銷量,“因為這是李逸最后一張專輯,甚有紀念性,加上他突然離世,很多歌迷都搶購收藏吧!”

他說,同代海內外男歌手能與李逸在本地樂壇並駕齊驅的,大概只有羅賓唐尼余天費玉清黃清元,“羅賓你儂我儂》、唐尼你那好冷的小手》都有逾3萬的成績,黃清元的《苦酒滿杯》也有差不多7萬。”

⊙詢問度最高的專輯:《長恨歌

李逸擅長歌劇表演,《長恨歌》更是好評如潮的作品。

張少林:他是很有氣質的歌手

李逸離世前的最后兩張專輯《天倫歌》及《三年》,均由張少林負責製作。對于李逸推動了本地創作歌曲,張少林坦承李逸的確會主動要求他的每一張專輯,至少要收錄一首本地創作,像《三年》就有李俊雄的創作《過客》。

“李逸是一個很有氣質的歌手,他很懂得如何處理歌曲,唱快歌就有很快的節奏感,唱慢歌就會很哀怨,加強抖音、少了鼻音等技巧;他唱歌會有一種共鳴感,自然能夠帶動本地創作,尤其是李俊雄和丁冬都會替他量身打造歌曲,所以他絕對是本地創作和本地樂壇的代表歌手。”

歌迷接受唱本地創作

盡管李逸曾唱紅很多本地創作,但他也曾經遭遇滑鐵盧,像《最長的一日》專輯由于收錄大部分是新創作,據悉當年的唱片銷售量欠佳。對此,張少林表示因專輯中的新歌流行度低,加上缺乏朗朗上口的歌曲,才會被坊間傳為“最難賣”的專輯。

“但是李逸的歌迷一般還是很期待他的專輯有新歌,單從這一點看來,大家似乎都很能接受李逸演唱本地創作。”他說,本地創作歌曲在70年代崛起,亦與李逸息息相關,“李逸可以算是第一個演唱本地創作的本地歌手吧!”

他指出,當年的本地創作歌曲以情歌佔多,曲風簡單,歌詞淺白又簡短,很快就被歌迷接受,成為大街小巷、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當年的流行歌曲意味容易上口、容易記,很多人會聽、會唱,像《唱首情歌給誰聽》的音樂響起,大家就馬上知道這是什么歌,就會跟著哼唱。”

李逸演唱版的《唱首情歌給誰聽》由銀石樂隊伴奏,並由其領隊戴良生編曲,除了在本地樂壇獲得轟動回響,也曾經被台灣歌手倪賓翻唱!不過倪賓把歌曲改調后對外宣佈是他的歌曲,不慎擺了一個大烏龍!

張少林說《唱首情歌給誰聽》是模仿李逸的歌手必選唱的歌曲,像姚乙、黃永勝、喬鵬等;另外,同年代的男女歌手包括黃曉君、莊學忠等人,相信有不少于30位歌星都曾翻唱出不同韻味的《唱首情歌給誰聽》!

Redbox李逸歌曲點唱排行榜:

1.唱首情歌給誰聽
2.輕輕呼喚你
3.你曾經愛過我
4.不如早點分離
5.外婆的澎湖灣
6.春天里
7.三年
8.問白雲
9.遠處的歌聲
10.舞伴淚影

Neway李逸歌曲點唱排行榜:

1.問白雲
2.雲兒雲兒
3.紫丁香
4.綠島小夜曲
5.海韻
6.外婆的澎湖灣
7.游子吟
8.送你花一朵
9.世界多美麗
10.馬車伕之戀

 

 

要求完美

報導:覃小萍

謝玲玲與李逸因興趣相投結拜成為義姐弟,當初的四兄弟姐妹,最后只有他倆留在歌壇發展,還進入同一間唱片公司。

李逸的星途有玲玲姐在旁指導,他去世后,婷婷有玲玲相伴度過喪夫的日子。

這種緣分,更濃于血緣關係的姐弟啊!

謝玲玲隨新加坡歌手Simon Junior組成的巡迴團到檳城演出,並透過方炯鑌的父親“遠東歌王”方順元介紹認識李逸,因大家情投意合,李逸隨后與胡玉枝(大姐)、鍾國強(大哥)和謝玲玲(二姐)結拜為兄弟姐妹,“我們結拜時還各有一枚戒指。”因意義極重,小戒指如今仍被她慎重的保存著。

在謝玲玲眼中,這個小弟單純如白紙,為人隨和、沒心機,她也像大姐姐般在旁照顧他。“我們平時都直接叫名字,沒有兄姐輩分之分,所以李逸也稱呼我玲玲,但他一向很尊重我。”。儘管如此,對表演執著、要求嚴謹的李逸也曾對玲玲姐發過脾氣哦!

玲玲姐說他們當時演出《飄香萬里情》,她穿的裙子會配合歌曲《紫丁香》別上一枝紫色花,“后來我把衣服拿去洗后忘了扣上那枝花,結果李逸演出結束回到后台,我雖然已經馬上向他道歉,李逸還是發了很大脾氣,說這樣不配歌曲!

他從來沒有對我發過脾氣,但這個弟弟就是有什么都不會放在心上的。不過我也不怪他,這的確是我的錯,《紫丁香》怎能沒有紫色花呢?”

玲玲在她擔正的《飄香萬里情》有前衛的穿著沙籠出場,同場合作的李逸演出也“逼真”──話說他演被凌震下降暈倒,跌落時后腦不慎敲到接駁插頭,當下真的暈倒在舞台上!

得知當爸最開心

李逸對表演的執著和完美性格,讓他承受蠻大壓力,玲玲姐爆說他們在后台吃飯時間,李逸一般都不吃,而且每次同台表演都要玲玲姐在旁替他“監場”。

“如果他那天表演有一點小小瑕疵,我們都不敢告訴他,否則他整晚就會很自責、忐忑不安。”

偶爾李逸與婷婷小夫妻之間會慪氣,婷婷都會找玲玲姐幫忙,像碰上李逸壓力或慪氣不吃飯,玲玲姐就故意打開飯盒,然后只吃小口,便刻意喊說:“李逸,你過來看,今天的飯很好吃喎!”

李逸之后也乖乖把那盒飯吃完,“你看啊,他這么大個人還是多么小孩子脾氣啊!”

憶起李逸生前點滴,謝玲玲百般滋味在心頭,“我現在想起他最開心的樣子……是他知道婷婷懷孕的時候。他當時很開心到處跟人說‘我快要做爸爸了’,連吃飯也會自己傻笑。他一直很期待有自己的孩子。可惜他離開時,還不知道是女兒還是兒子……”

去世前求到壞簽

命運注定的說法雖然有點迷信,但發生在李逸身上的事,也不得不讓謝玲玲承認這一點。

她與李逸合演的最后一個歌劇《告訴羅娜我愛她》,李逸演的角色在劇中也是參加摩哆比賽發生意外逝世,玲玲姐心痛的說:“好像冥冥中有安排……我們之前去到金馬侖一間廟拜拜,婷婷幫李逸求簽卻求到一支下下簽,我們還在跑團也不知如何化解。唉……”

李逸去世1年多后,謝玲玲曾夢到與他在舞台上表演《飄香萬里情》,她苦笑:“可能是這部戲讓我印象最深刻吧!”

曾經有一次,婷婷回新加坡娘家,李逸邀謝玲玲去看電影,然后在金河廣場逛街、吃飯,還送了他從新加坡買回來的木雕貓頭鷹擺設品,“他就是喜歡手工藝品,很cute的東西,絕對不會買一些很貴重的禮物送你。”

很喜歡養動物

李逸很喜歡小動物,生前飼養過一隻白色富貴狗──“可麗”,“李逸去世后,婷婷搬來我家住,牠或許知道男主人不在了,每天都在婷婷身邊跟上跟下。這隻小狗最特別是吃水果,還特愛吃柿子!”

提及這段往事,玲玲姐的淚水忍不住直流,“婷婷在我家住時,我們最怕半夜有電話響,往往會被嚇到跳起來……”

李逸生前愛做運動,像打羽毛球、保齡球,偶爾也會去釣魚,“我跟他最常就是一起去看電影、吃東西,或者到聯邦酒店打保齡球。我們的球藝不分上下,曾經打出300多分的成績!”

李逸喊成李兔

謝玲玲等人是吉隆坡天虹歌劇院的簽約歌星,每個月都領月薪,宛如打工一族,只要跑完麗風唱片巡迴團,平日都固定在天虹歌劇院表演。

李逸雖沒有簽約,但只要他受邀到天虹表演一個月,每一天都會創下連場爆滿的驕人紀錄!玲玲姐是如斯形容:“李逸來一個月,就可以幫歌廳賺回一年的虧蝕!”

她說,李逸長得很帥氣,5尺9的身高加上粉嫩的嘴唇,連早年陪伴恬妞來大馬登台的恬妞媽媽,在舞台旁欣賞過李逸表演后,也猛讚李逸是帥哥,說若他到台灣發展一定會很紅!

玲玲姐說李逸每到一處表演,必引來無數歌迷到場支持,尤其是在他家鄉檳城登台最轟動難忘,“歌迷朋友都會拉扯他的衣服、拉著他的手不放,某些偏僻小鎮的歌迷還故意把‘李逸’喊成‘李兔’,或許是要引起他注意吧!”

愛吃醃製芒果

謝玲玲印象中,李逸最愛的還有洋蔥煎蛋,至今每年去拜祭李逸時也會奉上這道家常便菜;另外的印象就是李逸嗜吃醃製芒果!

“我們那時候去沙巴登台,住在歌廳老板香姐家中,香姐家外有種芒果樹,李逸把生芒果醃沾糖、小辣椒、生抽就往嘴里吃,雖然辣得他一直流汗,可是他還是很享受!”

 

李逸與婷婷1976年在新加坡結婚時拍下的婚紗照。
李逸與婷婷1976年在新加坡結婚時拍下的婚紗照。

一場意外 打碎天倫夢

報導:覃小萍

緣分很玄。

來自檳城的李逸和新加坡的婷婷,一個在北馬、一個在最南端,卻被緣分牽引,在吉隆坡邂逅、相識、相戀、結婚;小夫妻滿心以為可以牽手白頭偕老、享子女福,一場毫無預警的意外,卻打碎了他們的天倫夢。

一杯酸梅水結情緣

李逸與太太婷婷鶼鰈情深,夫妻倆滿心期待迎接他們第1個愛情結晶品之際,李逸卻遭受意外突然離世,對當時已懷孕6個月的婷婷衝擊極大。

這次原本邀約婷婷進行面對面訪談,但婷婷以不願再度勾起35年那段痛苦難熬的回憶為由婉拒,最終透過麗風唱片宣傳人員譚桂蓮牽線,婷婷終答允以短訊形式進行。

李逸去世后,婷婷返回新加坡生產,為遺腹女取名“思佳”,目前與女兒思佳定居新加坡。婷婷回應有關與李逸昔日的點點滴滴時,字裡行間仍看得出對他的思念和愛意。

1971年,李逸贏得馬來西亞廣播電視台RTM舉辦的《全國天才園地歌唱比賽》冠軍,從檳城南下吉隆坡發展,來自新加坡的婷婷則北上吉隆坡,兩人在駐唱的“新大歌廳”邂逅,婷婷說:“這就是緣分吧!”

婷婷在過去的訪問曾披露,當時李逸尚未成名,歌廳裡沒有人與李逸交談,她見此便上前問李逸“要喝酸梅水嗎?”,就這樣與他結下情緣。

他做過太多浪漫事

追溯2人第1次約會的地點,婷婷答說:“The Ship咖啡屋。”並稱讚李逸是很浪漫的男朋友,讓婷婷想起還是甜蜜蜜的說:“他做過太多浪漫的事情了!其中一件就是他開著他的小綿羊,載我去兜風。那是我第一次坐,可是我一點也不怕,因為有他!”

婷婷說:“其實他是個很害羞的男生,第1句‘我愛你’他不敢當面對我說,只有寫在情書裡。后來就比較大膽了,整天在我耳邊唸個不停。”

李逸送給婷婷的第1份禮物,是一個很可愛的綿布娃娃。“他要我天天抱著它,就好像天天都看到他一樣!要我天天都想著他!哈哈!現在回想起來,他真的好可愛喔!”

婷婷是李逸的初戀情人,李逸最吸引婷婷的是真誠。

“除了他那天真無邪,淘氣又可愛的笑容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待人真誠,樂于助人,又有愛心!”婷婷說李逸很喜歡孩子及狗,他希望孩子出世后,便帶孩子與狗一起去散步。

“記得有一次他竟然偷偷把一隻流浪狗帶回家,可是他的房東不允許他養狗,他只好送走它,他還難過了幾天呢!”

雖然李逸35年前不辭而別,但他生前為哄婷婷而錄下的那些聲音檔,都成了婷婷如今最大的慰藉。

“他做過讓我覺得很sweet的事情就是,他用他那充滿感情、富有磁性的聲音,把情書裡的甜言蜜語,還有對我的那份愛意,一一錄下來。當時他說如果看不到他的時候,還可以聽聽他的聲音啊!我還說:你真傻呀!可是沒想到……唉……。”

李逸當時純開玩笑的話竟然一語成讖,讓婷婷不勝唏噓。

二十四孝母伴愛女

據悉曾見過李逸女兒思佳的親友表示,思佳模樣長得頗像李逸,尤其是眼睛和鼻子最為相似,但因從未見過父親,思佳對李逸有著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任職室內設計師的思佳為人低調,從來不願在媒體曝光,李逸圈中親友也已經超過10年未見過她,只透過婷婷口中得悉思佳的近況。今年35歲的思佳尚未嫁,因工作經常到中國、日本公干,二十四孝母親的婷婷亦常伴左右,幫忙打點愛女的日常生活。

譚桂蓮透露,據婷婷表示思佳不愛吃煎炸的食物,平日都吃得很清淡,“婷婷每次來拜祭李逸都是上午到,傍晚就馬上飛返新加坡,要留她過一晚都不能。”

她說婷婷在吉隆坡雖只逗留短短十多個小時,但全程不時會跟思佳通電話,“她就是不放心這個女兒。”

婷婷在李逸逝世后返新加坡,生下女兒后就退出歌壇,只擔任兒童歌唱老師,獨自一人把思佳撫養長大。

 

(来源:中国报 2015年7月24日)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