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女與黃霑 | Record Street 

紅線女與黃霑

12/16/13

Posted by



當我還跟黃霑在一起的時候,據黃霑說,紅線女是常常叫他去廣州談粵劇的。紅線女告訴他第一首粵曲應是《荔枝頌》。黃霑十分崇拜紅線女,後來還替她出版了一張粵曲唱片,可惜銷路不佳。我不熟悉粵曲,唱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紅線女的天籟之音是不用懂粵曲也聽得出來的。 


黃霑每次去廣州見紅線女,都會把廣告公司的職員陳惠敏帶過去,他說女姐要他在廣州過夜,那他和陳惠敏就在廣州過夜。那時我只想及黃霑對女姐的熱情,沒想及其他。女姐到底是不是真的要黃霑在廣州過夜,我不得而知。


因為我不懂粵劇,所以沒跟女姐聊過,有時聽見她和黃霑在電話裏聊,倒是聊得很暢快的。總之黃霑對女姐的狂熱厲害得很。那時心無別礙的我也沒想及其他,和為什麼陳惠敏一定要跟去廣州,她也不懂粵劇的。我只是尊重紅線女這一代宗師。

 
新馬師曾任劍輝和紅線女這個級數的粵劇名伶逝去,難以後有來者。芳艷芬早已結婚不演,演也只演過一次,與李曾超群合作,為了籌款,一萬元一張票子。那回我則跟粵劇迷女友去了。芳艷芬幾十年不登台,穿著戲服一出場已是旦后本色。我第一次聽芳腔。李曾超群則很搞笑,有時忘了曲詞,芳艷芬只好代她唱完。有一回李曾超群踩着芳艷芬的裙子而不自知,芳艷芬以粵劇旦角式的道白說﹕「你踩着我條裙呀。」真是笑聲絕倒。


之後芳艷芬不再開腔了,白雪仙也久久不唱了,粵劇下一代的人似乎仍未追得上前輩的成就。任劍輝愛徒阿刨亦移居加拿大,無意再度演出。仙姐對徒弟是很嚴的,要求也很高。她沒好氣地說阿刨﹕「在練習時打旋子,打一百個也不會摔,到了台上打旋子,老是觀眾一拍手她便摔!」阿刨得到任劍輝一些真傳,但演粵劇真正辛苦,所以她不演了,只餘下梅雪詩仍在努力。

 
紅線女創立以及費了畢生精血的「紅豆劇團」成績如何我這外行人不清楚,但是紅線女的名字,倒是不能忘記的。

涞源:光明日报《好读》D7,16.12.2013,林燕妮 写

涞源:光明日报《好读》D7,16.12.2013,林燕妮 写



<<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