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者乐队The Travellers霓虹灯下妙手快乐鼓王,幻化特效鼓声 | Record Street 

旅者乐队The Travellers霓虹灯下妙手快乐鼓王,幻化特效鼓声

5/31/13

Posted by



把鼓棒握在手中,他摇身一变成为魔幻世界里的鼓乐演奏家......抛开了年龄的束缚,扯掉了“安哥”的称号,腰间顶着的“救生圈”大肚腩也几乎消失无踪,红润的气色、激昂的情绪、敏捷的击打、摇滚的鼓乐,一切的一切凑合成一幅协调的画面,这,只因为爱鼓而生。

低调的表示自己绝非“亚洲鼓王”,但单凭他的落力演出,带领着整支乐队现场演奏出一首又一首动听的乐曲,作为乐队里的灵魂人物,这“鼓王”可谓受之无愧。他,就是把鼓“舞”得出神入化,连老人家也会被吸引而步入舞池飞舞一番的黄金族曾建雄。

当鼓落在曾建雄手上,它已经不再单纯是一只鼓而以,反之,可以从西洋鼓演变成中国大锣大鼓、狮鼓、印度鼓、马来鼓、日本鼓、原住民鼓,甚至连和尚敲击的佛门之鼓、木鱼声也可以变出来。

 

黄金岁月
     
看见64岁的曾建雄坐在他的“玩具”前,手握鼓棒,就像鼓神上身般,全场的旋转式、投射式霓虹灯统统聚焦在他的身上,照射出一幅拨动人心又动人的画面。
     曾建雄的“玩具”可不是普通的“玩具”,而是价格动辄几万令吉上落的现代电子鼓,至少以四个不同部分组装而成的鼓,是由传统的巨型鼓演变而来,但这电子鼓落在曾建雄手中,却像黑色的魔术箱一样,可以变化出许许多多不同的鼓乐。 
     本地已退休的资深新闻广播前辈蒙润荣先生就以“亚洲鼓王”尊称曾建雄,低调的他脸上泛起一抹喜色及一丝光彩,但却始终强调自己只是爱鼓,还未达至“亚洲鼓王”的境界,至于“鼓王”的称号,只是蒙大哥赏脸套上的而已。 

从西洋鼓演变成中国大锣大鼓
     为何蒙润荣称他为“亚洲鼓王”呢?原来是这样的。当鼓落在曾建雄手上,它已经不再单纯是一只鼓而已,反之,这鼓经过曾建雄的一番“调教”,可以从西洋鼓演变成中国大锣大鼓、狮鼓、印度鼓、马来鼓、日本鼓、原住民鼓,甚至连和尚敲击的佛门之鼓、木鱼声也可以变出来。
     最最最犀利的秘密武器,是这鼓声可以变化成千千万万种声音,例如风声、雨声、火车声、飞机降落声、各种动物的叫声、掌声、欢呼声......“没有什么高难度的,这些声音可以变出来,只要在电脑存入‘手指’上,插在鼓内设计好的手指插座就行了,要变出上千上万个音也不成问题。哈哈。”答案揭盅了,原来,是在技术上耍了一些小把戏。
     因此,原本普普通通的西洋鼓,经曾建雄的一番巧思手研究及设计,鼓除了是鼓,也是其他各种乐器、声音的混合体。“我不是鼓王,比我鼓艺高超的人大有人在,我只是喜爱玩鼓,玩得比别人精一王一些些而已。”
     其实,曾建雄与鼓之间不单止是玩玩小把戏,他是实力派的真正鼓手,一双鼓棒握在手,可以把鼓“舞”到出神入化,让你跟随着他的鼓声融入鼓的世界。
     也正因为如此,曾建雄现今除了是钻石乐队的鼓手,也是该队的灵魂人物,带领乐队现场演奏,为来宾呈献一首又一首动人的乐曲;值得一提的是,举凡有海外资深歌手来马登台演出,曾建雄肯定是指定的乐队鼓手,或许是歌者与乐者的“资深”身份,因此更加能取得共鸣及合拍。
     一鼓在手,曾建雄像是拥有了全世界,很平凡,但却最真实的奢望! 

虽然64岁,但曾建雄脸色红润,气色健康,他的双手厚实有力,一拳挥出去能让人“弹”开。

     曾建雄爱鼓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喜好,而他与鼓的关系可说是到了人鼓合一的境界。
     当曾建雄掀开铺盖在电子鼓棒按下电源开关掣,就知道......鼓神上身了。
     强劲的鼓声随即响起,曾建雄的上半身开始有节奏地跟着摇摆,明显的,曾建雄此时此刻已不是64岁的“安哥”,而是无论心境或是心情都如时光倒流回到40年的廿余岁年轻小伙子;坐在台下的听众如我,开始放松脑袋,融入他精心设计的鼓乐世界,心情不设防的投入Cha Cha、Disco、Salsa、Rumba等等鼓乐声中。 

鼓声中寻获自信满足 
     原来,鼓乐是如此的激动人心,甚至在某一层面上,会触动内心的另一个我,让你做回原本真正的你;此刻在曾建雄的脸上,露出的则是一个又一个自信又满足的笑容。
     经营运输生意且生意已经上了轨道的曾建雄,如今每个星期二、四及六晚上均会到快乐园的钻石音乐歌舞坊为观众献艺演出,“我们这里是现场乐队伴奏,台下的观众以上了年纪的人士为主,当他们唱错旋律时,我就会及时把他们‘捉’回来,所以他们很喜欢我。”连语气,也听得出他的光荣与骄傲。
     每当舞蹈环节时段来临,只要曾建雄的鼓声一响起,观众就会不分你我的全部涌进舞池去跳个痛快,而此刻曾建雄最高兴的事,就是与团友演奏出一首首轻快的乐曲,对换观众一舞池的活力与热情......
     在黄金岁月的阶段, 曾建雄不愿意窝在屋子里,他选择在霓虹灯下当一名快乐的鼓手,把欢乐鼓声散播到每一角落,他最享受的,就是掌声响起之际,明白到他的目的已达到,快乐因子已经在舞池里萌芽生长。

曾建雄为登台资深歌星艺人击鼓伴奏,并与对方拍照留念,当中包括凌波(左上图)、
高凌风(左下图红衣者)、余天(上图)和秦祥林(右图)等。

7岁击潮州鼓 16岁组乐队
     
对鼓,曾建雄是说不出的偏爱,而最神奇的是,他还是无师自通的,从来不曾拜师,他笑称这是上天赐予的鼓乐细胞,因此必善加利用;他在年轻时,亦是唱片界的出色伴奏及唱片制作人,对鼓的喜爱,让他在圈内享有很大的名气。
     “我7岁开始就击打潮州锣鼓,那时是配合别人念经、唱大戏,后来觉得这种鼓很闷,于是在16岁就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了乐队。乐队名称叫The Travellers旅者乐队,在新加坡很红呢!”曾建雄回忆起大半个世纪前的事,分享得欲罢不能。
     旅者乐队当年在新加坡可红了,每次在大巴窑登台演出,台下是上万观众计的,现场是一片沸腾,台下观众与台上的歌手及乐队情景,是等同出席现今的演唱会,台上台下一起合唱摇摆。

曾灌录唱片和登台演出
     曾建雄在18岁踏入录音室,给过不少名歌星伴奏及录制唱片,例如台湾尤雅及已故邓丽君等,而马新的歌手则有张小英林竹君丽莎谭顺成杨娜娜陈洁黄晓君等。
     “当年的生活就是鼓,鼓就是我的全部。我们到夜总会演出,为EMI、宝丽金等唱片公司灌录唱片,还经常受邀到新加坡的各大演出地点包括新加坡大歌厅、珍珠歌剧等演出。当年登台每天唱2场,即晚上7点及9点,星期日则加多下午3点场......”
     请曾建雄谈往事,总是一大罗筐的回忆说不完,这些与鼓为伴的日子让他的青春岁月色彩缤纷,这是一众平淡生活如你我的平凡人,所未能接触及体会的。 

曾建雄在18岁踏入录音室,给过不少名歌星伴奏及录制唱片,例如台湾的尤雅及已故邓丽君等。

歌手开唱爱找回老乐手
     全力以赴为大歌星演唱伴奏,老姜还是要配回老姜,才能撞击出原味!
     因为一身的超凡鼓艺,曾建雄常在资深歌手开演唱会时,被指定为击鼓现场乐队伴奏,重现经典,“很多上一个世纪的艺人到云顶云星剧场开演唱会,我们这些老乐手经常是被召集的一群,不为什么,只因为大家都有了一些年纪,比较合拍。”
     曾建雄就曾经为甄妮汪明荃徐小凤凌波高凌风等等老歌手的演唱会伴奏,带领台下观众步入往昔回忆片段。
     “乐手一般上是先取得乐谱及光碟,然后各自练习,最后才集合在一起排练,前后能安排练习时间不长,但由于大家都有一定的演出经验,而且拥有本身的专业,因此很快就可以夹Band成功。”
     曾建雄认为,年轻一辈或许是经验不足亦或少下点心机研究,因此就他看来年轻一辈的鼓艺往往未能达到某个水准,要找一名全能的鼓手真的非常困难。
     “我听过甄妮有一次接受访问,别人问她现今年轻乐手的表现如何,他回答说很好,但是,她说听不懂他们在弹或敲击些什么......我想,年轻人的确需要注入一些诚意及用心,方能在这方面有更杰出的表现。” 

视打鼓为养生之道
     半个世纪的击鼓功力,练就一身非凡武功,曾建雄以击鼓为养生之道,换来健康体魄。
     虽然64岁,但曾健雄脸色非常红润,气色非常健康,他的双手厚实有力,一拳挥出去能让人“弹”开。“我的手力非常强劲,有一次教训一个搞别人妻子的印尼工人,我一掌掴下去,他脸上的5根手指印一个星期后才消失。”
     据曾建雄表示,以前击的是传统鼓,由于制作鼓面的是皮革类,因此鼓面很厚,击打时要很用力,但现在科技已经进步到电子鼓,因此力度上可谓大大减少,打起来轻松简易多了。

手脑并用可避免老人痴呆症
     
“对我而言,打鼓就是一种运动,它不但可以让我的全身尤其是手部、手腕重点运动,也直接带动全身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及提升免疫能力。“
     曾建雄也表示,打鼓是脑部与手部相连接且同步进行的反射运动,当脑袋想到要击哪一个声音时。手就要及时挥出去,如是长时间的训练,可避免老人痴呆症。
     “我每逢星期二、四及六在钻石音乐歌舞坊的演出,一晚大概要演奏至少60首歌曲,因此我相信我的运动量是非常足够的。”
     音乐可以振奋人心,继而产生快乐的因子,快乐因子可以让人连年益寿,这一点,从曾建雄身上就具体的展现出来了。 

--光明副刊 31.5.2013 (星期五)
  




<< back